ENGLISH

主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关注 >

社会关注

邓锋:投资就是投人(完整视频)

发布日期: 2019-05-02    浏览次数: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2019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2日-24日在甘肃省敦煌市举行。主题为:赢在商业本质,北极光创投创始人、董事总经理邓锋出席并演讲。

  邓锋称,中国现在有很多很多风险投资的资本,但是这些资本在去年碰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特别是人民币基金。

  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中国人民币基金的融资量比前年降低了35%。邓锋认为,是因为很多的投资人是富裕的企业家,但由于资本市场的影响,由于他们自己企业的业绩的影响,去年拿不出钱来了。

  政府已经改变了,从过去政府来主导投向哪个企业、投向哪个行业,现在是跟市场化的社会资本合作来做。邓锋表示,“这是个巨大的进步,这样使得我们的投资变得更市场化。”

  但邓锋称,是即便如此,在去年那个情况下,包括到现在为止,人民币基金的融资都会碰到困难,即便是给了市场引导基金,还是融不到另外一部分钱。市场引导基金一般是20%—30%,剩下的70%—80%还是融不到钱。

  他建议政府在这方面要做更大的动作。最近有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了,包括北京市政府,一是提高配比,一是为了引导这些民间资本向科技创新,向早期投入。

  虽然资本市场发展很快,资本也很多,但邓锋认为,实际上在科技早期,投资还是不够。这种背景下,营造一个创新创业环境很重要的一部分。

  政府在去年下半年开始特别关注这件事,提了很多东西,包括降费减税,包括贷款给中小企业。“营商环境”政府可以起很大作用。包括减税降费,包括贷款,也包括一些准入牌照等等。

  对于投资建议,邓锋的经验认为,投资就是投人,产品可以变、技术可以变,但是人其实是很难变的,被投资的人是最重要的。

  邓锋称,我们有很多准入非常严格的要求,但是实际在执行的时候又非常松,导致我们一些要求甚至比美国的要求都严,执行的时候很松,就变成好的企业、遵守规则的企业没法做,而不好好做的企业会去欺骗,反而能进来。

  邓锋:今天的主题是赢在商业本质,我作为一个风险投资人,想谈谈我对投资本质的理解。

  投资其实大家都很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是找到一个可以赚钱的企业也好、一个项目也好,把钱放进去,然后让钱增值,到适当的时候再退出,就是有回报、赚钱。所以,其实本质就是俩字:赚钱。这是很多人对投资的理解。

  不错,赚钱的确是投资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但是肯定是站在我们今天来看是不够的。我作为一个投资人投资了15年,深深体会到赚一时的钱和可持续赚钱是完全不一样的事。站在企业角度,站在投资人的角度,都不一样。所以,我们今天要讲的投资本质是一个可持续的赚大钱、赚钱。其实赚大钱也不一定必要。马云主席讲得很好“做企业没必要做大,甚至也没必要做太强,做好就行了。做一个好企业,能可持续发展就很好”,也是我们投资的本质,能够找到一个可持续给我们带来利润的好的项目、好的企业来赚钱。

  这个心态说起来容易,其实做起来很难。看到今天的社会现象有很大的变化,在过去这几年里变化很快,很多企业为了赚短期的钱,脱离了自己传统的业务,做一些脱实向虚的事,到股票市场,想买点股票赚点钱。结果当股灾来的时候,企业发展就受到严重阻碍。主营业务没做好,自己金融业务也没做好,很多企业都是这样,其实是背离了企业经营可持续发展最主要的本质。

  做投资更是如此,过去这些年大家看到很多很多现象,烧钱的模式出来了。行话是“资本向头部企业集中”。在一定程度上这是一个有道理的事,因为它可以加快淘汰的过程。但是用到极致,就会发现其实不是头部企业的时候,资本也向那里集中了,出现很多企业烧了很多钱,结果那个模式不行,没有起来。

  大家可能知道“风口投资”,就是看到这个事来了,像是一个风口,所有钱都冲过去了。风口一过去怎么办呢?没有可持续怎么办呢?钱都毁掉了,造成很大的社会浪费。还有一个是所谓的2VC模式。什么叫2VC模式呢?就是我看到这个企业下轮还能轮到资,再下轮也许能融到资,网赌被黑怎么办我再退出来,企业再好再无所谓,只要能这么做就行,VC这么想。企业也想我只要能够让VC给我投钱,我发展下去,我就发展我的流量,包括消费人数,根本不在乎我的企业未来是不是可以盈利。短期盈利在互联网企业可能不需要,但是长期盈利如果没有的话商业本质就错了,导致很多永远也盈不了利。变成2B、2C、2VC模式,甚至还变成像赌博一样。

  去年上半年最热的是区块链,区块链本身是一个很好的技术,也可以用在很多基础设施上,但是当区块链用在虚拟货币的时候,它的投资就不是一个VC或者职业投资人的本质了,就变成了一个带有半赌博性质,是看那个币的成长。肯定有人能赚钱,亏钱、赚钱肯定有,因为有人亏就有人赚,但是已经离开了投资的本质,变成了投机。

  所以,投资、投机都是想赚钱,但做投资不是靠一时运气好赚钱,是靠我怎么样来把投资的东西本质抓好。

  问题就来了,到底你投资本质是什么?怎么能够长期投资赚钱?这就是风险投资的不一样。

  站在一个更高层的角度,从社会和政府角度来看,投资到底是什么?其实投资的本质是把各种各样的资源向先进的生产力倾斜,使得在一个公平的市场竞争的环境下,那个先进的生产力可以做得更好,提高劳动生产力,进而带动整个社会劳动生产力提高,促进经济的发展,促进社会的进步。如果我们站在一个更大角度看,投资对经济的发展是有巨大重要的意义,能够保证一个遴选机制,是好的企业、好的生产力能够做得更好。

  有人讲什么是雪中送炭?什么是锦上添花?我是做风险投资的,我要给风险投资说一句话,我觉得风险投资是今天中国经济发展很重要的一个投资的力量。风险投资跟很多投资不一样,跟银行的贷款也不一样,我们是股权投资里的一种,我们是用一块钱赚十块钱,在高成长、轻资产的行业里放很少的钱,但赚的钱很多,风险可以很大,但回报率很高。有人说凭什么回报率很高?你做了什么东西可以让回报率很高?我们其实风险投资就一个关键词,我们投资的是创新。如果企业规模从小到大成长,可能还不是一个创新的事,担风险投资往往投的是从0到1,是一个创新的事,做创新的事才能以小搏大,你放一点钱进去就可以赚回很多,但一定是在一个高速成长的新的行业,一定能够是有竞争壁垒的创新。如果没有竞争壁垒的创新是不行的。

  我记得我刚回国的时候有一个掉渣烧饼出来的时候大家觉得特别好,所有人都排队买,结果三个月以后满大街都是掉渣烧饼,再过三个月就没了,就是因为它没壁垒。所以,创新,创新,一定要投到有竞争壁垒的创新,才能给你一个超额的回报,因为你的竞争对手不能就在短期内做出同样的产品和服务,你才能做出来。当然创新包括很多,可以有科技创新,可以有商业模式创新,可以有用户体验创新,也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组合创新,但是必须要有创新才能够做。而更重要的一个是创新的想法、理念、技术,最重要的还是创新的人才,有了创新的人才才能够建成一个创新的体系,不断地创新。

  做投资其实很简单,就是哪里有创新,我们就往哪里去。甘肃也是一样,怎么能吸引风险投资?就是看这个地方的创新怎么样。我们其实并不看一件事、两件事,我们要到一个地方投资,更要看创新、创业的生态系统建得怎么样,因为才能不断产生新的创新的企业,不断地有创新的人才出现,这才是风险投资应该去专注,应该到的投资的地方。 这是我们投资的本质,就是抓住创新。

  什么叫创新生态系统?有哪些关键的要素需要做好才能把创新的生态系统做好?其实人才是很重要的方面,市场当然也很重要,今天中国的市场已经不成问题,很快就成为GDP全世界第一。过去认为很小的市场,一旦连上网就发现很大。过去你想开一门课,中东历史的研究,在线下开没有几个人会来,但是在线上开,就会发现中国还有这么多人对这个很小的题目感兴趣,就可能会出现很多机会。除了市场、人才,当然还有资本市场,还有一条是营商环境。这些都是整个创新生态系统的关键要素。

  人才其实是创新最重要的东西,投资就是投人,特别是做早期投资,实际上产品可以变、技术可以变,但是人其实是很难变的,投资人是最重要的。在这个角度我们看到,过去十几年其实中国有巨大的进步,我刚刚回国的时候,国内的公司连一个什么叫产品经理都没有,找一个CFO很困难,今天已经培养了大量人才,而且国家的千人计划,在全球的研究中心培养了很多高科技的人才,吸引了很多海归回来,我们有长足的进步。中国今天的创新创业越做越好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各个方面的人才都在不断地进步。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因为它是最重要的,我如果把中国和世界上最有创新力的几个地区相比较的话,最大的差距也是在人才方面。虽然我们有人才的进步,但是跟美国硅谷和以色列比,我们的市场比以色列大很多,已经是全球市场,但是我们的人还是有问题。站在好的地方说,我们把人招来不就完了?但是不是那么容易。从培养人才的角度来讲有很大的问题。另一个角度,今天我们不能吸引全球最优秀的人才,而美国硅谷可以吸引全球最优秀的人才。我个人有一个想法,希望能够引起政府注意,就是大量开放技术移民,甚至大量招收研究生、留学生。就像我们当年很多留学生出国一样,我们对西方世界了解。今天我们应该让他们了解中国,也要招来大量留学生回国。除了创新人才以外,包括中美关系,中国跟全球很多国家的关系,是很重要的地方,也是防止我们老龄化很重要的一环,就是要开放技术移民,要大量招生。

  资本很重要,中国现在有很多很多风险投资的资本,但是这些资本在去年碰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特别是人民币基金。

  大家注意到一个统计数据,去年中国人民币基金的融资量比前年降低了35%。原因是因为我们很多的投资人是富裕的企业家。由于资本市场的影响,由于他们自己企业的业绩的影响,去年拿不出钱来。如果没有资本的话,创新投资是没法做下去。

  政府在过去做了很多东西,包括我们通过引导基金,政府已经改变了,从过去政府来主导投向哪个企业,投向哪个行业,现在是跟市场化的社会资本合作来做,这是个巨大的进步,这样使得我们的投资变得更市场化。但是即便如此,在去年那个情况下,包括到现在为止,人民币基金的融资都会碰到困难,即便是给了市场引导基金,还是融不到另外一部分钱,市场引导基金一般是20%—30%,剩下的70%—80%还是融不到钱,我建议政府在这方面还是要做更大的动作。

  最近有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了,包括北京市政府,一个是提高配比,一个是为了引导这些民间资本向科技创新,向早期投入,变成那些资本引导他们做这些事的话,要给予税收上和返利的回报。在今天虽然我们资本市场发展很快,资本也很多,但是我们实际上在科技早期投资还是不够的很重要的一点,也是我认为必须要做的事,也是营造一个创新创业环境很重要的一部分。

  营商环境不用说了,政府在去年下半年开始特别关注这件事,提了很多东西,包括降费减税,包括贷款给中小企业。很清楚的一点,在我们看各种创新主体的时候,企业是真正创新的主体,其它各种创新的研究所、大学,企业是真正创新的主体,而且中小企业是真正创新的主体。而中小企业在创新当中,你发现它碰到的很多问题就是今天的营商环境的问题,政府可以起很大作用。为什么我提“营商环境”,因为政府可以起很大作用。包括减税降费,包括贷款,也包括一些准入牌照。

  我们有很多准入非常严格的要求,但是实际在执行的时候又非常松,导致我们一些要求甚至比美国的要求都严,执行的时候很松,就变成好的企业、遵守规则的企业没法做,而不好好做的企业会去欺骗,反而能进来。我们有很多这方面的例子,政府现在也开始注意到这一点,这也是今天要做的事。

  总的来说,就是发展一个很好的创新创业的生态环境,是我们做好长期投资的根本。希望甘肃省能够在创新创业的生态环境做好,政府能起到相当大的作用,也通过此吸引我们这些风险投资更多在甘肃进行投资。